0%


这次1699挺多灾多难的一次活动. 时间从3.23到4.30到4.29放学后. 同时又顾虑到省质检公务员考试和教师招聘考试和若干补课的周末, 就挺麻烦. 反正能办成也能成挺奇迹的hhh

初赛开始前一周开始掉链子就挺急的. 被子虚乌有的素质档案录入给冲掉的,结果书协成了最大赢家. 审题工作提前一周做完, 然而其它争议问题和省题之类的比赛当周才搞完.

尽管担心周五下午放学这个时间会劝退很多寄宿生. 不过总计29队实到26队, 还有不少观众.真的出乎意料. 这倒是不错.

直到比赛开始前十来分钟, 我就一直很紧张, 很担心发生什么偏差. 不过并没有太严重的问题. 于是就放宽心了, 坐在下边观看还是很舒服的. 和怡宁吐槽的很开心. 可能是题目类型的差距吧, 选手们的表现都很有意思, 总不至于去年那么枯燥.

这莆中楼308的智障电脑啥都没有, 使我试机的时候特地回去写了个livecd. 结果初赛当天去居然这就换电脑了, 反而变得有些蒙逼.

因为去年高强度的操作工作导致了心里阴影, 于是这次安排了3组操作员(好像). 不过他们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看起来并不累.

原先出于为命题组提供方便的目的, 选择用空格作为分割符. 然而由于题面中的空格导致了成吨的bug. 还有就是题面里的单双引号一解析就出问题了, 幸好学弟中午试用的时候发现了问题.于是决赛就改用$作分割符, 单双引号全部替换换成引用号.


由于各种调休的缘故, 导致决赛就在初赛的下一周进行. 初赛延后一周决赛却提前了一周, 实在太紧张了些.不过事实证明问题不大. 周二早上给命题组分配的任务周五就成功验收了. 尽管吴晓留宿掉线,不过怡宁一个人又省核了不少题, 总之题目上并没有什么问题.

由于飞行棋的游戏规则导致了题目数量的不确定性强, 当初策划的时候就很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不过实际上用到的题目只有预定的半数.

规则上存在关于平局规则的漏洞, 会场安排也没有隔离选手, 导致了双方对战居然出现了对手交流的情况. 情急之下我们两次临时调整规则, 但是效果并不好. 看来竞技性游戏应该注意隔离选手.( 实际上比赛结束后策划组成员均表示了气愤…嘛.

会场上气氛显然不如初赛, 应该说这种东西得取决于队伍本身. 一支有意思的队伍就可以带动全场的氛围. 看来明年要注意增加参加决赛的队伍.嘛, 和去年比起来已经更多了.

对了. 莆中楼308的设备简直跟机关一样. 太难用了.


其它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嘛.

首先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 上个学期因为定不下时间所以一直搁置着, 工作一直停滞着. 直到这个学期定下时间后才真正开始工作进程. 所以说时间应该是第一个确认的事项而不是最后一个..

理念上这次1699和去年就完全不同. 九学科挑战的思路已经完全摒弃, 转为以娱乐目的为主. 也是基于此我提出把拓展中心词加入初赛环节: 尽管出题很麻烦但是比较有意思(还真是辛苦了命题组的同学hhh).

赛制的设计思路则是基于两个基本题型选择题中心词, 再在上层套上游戏的模式. 于是就采纳了洛葵提出的飞行棋机制. 不过这玩法估算所需题目数量可真麻烦..

规模上压至高二只一个年段, 但是宣传上的力度显然优于去年, 报名队伍总计有29支, 平均1.5支每班. 效果反而比去年更好.

同时由于初赛赛制的改进(并且还因为命题组的中心词不够强行把每队3题压缩成2题), 时间上远远短于去年, 这对第二节下课才开始的比赛而言也是好事, 并且对主持人和操作员都不需要太费心力了.

由于拓展中心词的开脑洞性质, 比赛的趣味就大大提升了, 大部分时间观众和其它选手都很关注选手表现(选手的表现也很有意思), 总之不会显得枯燥无味了. 所以说中心词真是超级好用的题型啊.

选择题则直接删掉跳过机会, 限制题量总数20题, 避免了不停跳过或乱答的情况.

还有就是经过两次活动的测算, 实际耗时约为理想计时(即忽略主持人, 场外等, 只考虑答题限定时间)的1.46倍. 经验证这个数字精确度很高. 希望能为明年的工作提供一些指导意义.


总而言之, 这届1699相比上一次已经好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知名度和趣味性都上来了, 并且耗时压短, 我想应该算是满足了傅老要求的简明高质吧(笑)

不过还是有一些遗憾. 实际上除了飞行棋玩法, 和上一次比起来并没有关键的变化, 只是题型和赛制重新设计组合. 当然在更本质的层次上的设计理念还是完全变化了的.

还有, 飞行棋玩法其实也没有预想中的那么优秀. 还有更多改进的空间. 不过这是学弟学妹的事情了啊哈哈.

最后是最关键的致谢

感谢命题组辛勤的贡献. 把最麻烦又最无趣的工作交给你们真是辛苦了. 可偏偏这活又重要得很. 大家都能够及时交稿真是帮上大忙了.

然后有学弟真好. 能干苦力又能自己干测试, 初赛当天中午及时查出了题面中双引号的问题还自己修好了. 不然会场上怕是得凉.

感谢学生会学活部的合作伙伴们. 长期高效密切的交流是促进活动成功的重要因素了(事实上翘晚自习谈策划方案很爽hhh). 关于文件或者校方年段的交流之类的琐事对我而言是很麻烦的事情, 多亏了学活部的工作.

还有就是很高兴认识了怡宁. 去年在会场上看见她作为主持人的时候就觉得这人名字居然跟那个打乒乓球的一样诶. 然后某天晚上翘课谈策划的时候就发现和怡宁谈话的效率很高诶, 主要的策划工作都是那天晚上确认下来的. 然后还很爱笑. 真的是又厉害又乐观的女孩子诶.


今年是第二届1699知识竞赛, 明年那就是第三届了. 希望1699能像文件上所写的一样, 打造莆田一中的原创特色品牌吧!

文结.

StudyWithKamome 文案

图书馆

(尽管是早上, 不过天色却稍显昏暗, 毕竟是阴雨天气, 霏霏霪雨已经连续下了一周了)

‘真不愧是南方的春天啊’

(这种天气里, 在图书馆走动着实十分舒服,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淡淡的天光挥洒在一排排书架中间, 慵懒的光线稍稍明亮了纸面, 让人一旦走到这中间就不想再动弹. 但事实上人们更喜欢雨天待在家里)

‘到英语文学那边看看吧’

(我走向了墙边的拐角, 谁知迎面撞上一位少女. 她怀里的书简直要堆成山了, 勉强靠着下巴才固定住. 尽管如此, 那一堆书依然是摇摇欲坠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

“唔哇啊啊啊…”

(那座山劈头盖脸地朝我倒下)

“啊!…抱歉…”

‘没…没关系的(小声)原来真的会掉下来啊…’

“因为撞到了嘛…我以为这种天气只有我会来图书馆, 所以才完全没有防备啊.”

(我也以为这种天气只有我会来图书馆…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蹲下帮忙捡书.因为事发突然, 这时候才认真打量起这个少女. 她一身白色校服, 上边的纹样和我的一样, 也就是校友的意思)

‘<哈姆雷特>, <歌与十四行诗>, <弗兰肯斯坦>, <爱丽丝梦游仙境>…你很喜欢英语文学吗?’

“嘛…其实也称不上喜欢, 只是近来有些兴趣罢了. 正好准备考试的时候背了不少单词, 权当辅助记忆也好.”

‘这样啊…不过<哈姆雷特>这种年代的书也许没什么帮助, 毕竟是用古英语写成的…’

“啊哈哈…我会注意的”

(地上的书终于全部捡起来了, 再次堆成了那座和她一样高的小山, 让人担心它会不会再掉下来)

“谢谢你啦…有机会再见咯QWQ”

(我微微一笑. 既然是校友的话总会再见的)

“啊!!!”

(不出所料, 那座小山又一次崩塌了…)


操场

(傍晚, 操场. 昨天下过的雨将空气洗刷一新, 草坪上略湿的叶片散发出春日的暖香)

(晚饭后, 我和往常一样在操场散步. 其实还抱着一点私心, 想着说不定还会再遇到昨天那个少女)

“晚上好呀!”

(忽然, 耳侧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 那少女正凑到我身边, 笑盈盈地望着我. 那头瀑布般的长发几乎触到我的肩了.)

‘晚上好…话说, 你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吗?’

“惊讶?”

‘关于会在学校里遇见我这件事’

“嗯哼哼~”

(少女收回身子, 狡黠一笑)

“昨天向你道别的时候, 看你那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就猜到了哦.”

‘这样啊…’

(我稍稍有些失望, 原以为她会很惊讶呢.)

“昨天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 我是高二(20)班的Kamome, 你呢?”

(我同样以自我介绍回应)

“嗯…记住了呦. 话说, 你原来有散步的习惯嘛.”

‘是啊. 晚饭后散步可以促进消化. 而且相比于其它运动, 散步的时候借着夕阳还能背些单词’

“真是好学呀.”

(谈笑间, 广播里传来了三声钟鸣. 这是晚自习开始的铃声了)

“对了, 下周末Osica剧院里要上映Starlight哦. 有兴趣的话一起来吧.”

‘好啊.’

(正式铃又一次响了起来. 我们便返回教室了)


剧院

(我们置身于四周漆黑的环境中. 这是正要上演歌剧Starlight的剧院里. 忽然, 两束强光点亮了舞台, 集中在中央的两人身上)

“啊! 开始了!”

‘Starlight, 也就是星光吧.’

“是哦. 我曾在图书馆里读过原著, 是个十足的悲剧啊…”

(“克莱尔, 我来了, 顺从约定来了, 在一年一度的星之祭典来了”)

(‘你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谁?’)

(“怎么, 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是弗洛拉, 你的挚友, 你的约定啊!”)

“我一直很好奇来着, 为什么克莱尔会失去记忆呢?”

‘可能是受了诅咒吧, 也许是有哪个女神在嫉妒她.’

“真是认真的理由啊…也许只是剧情需要也说不定啊哈哈.”

‘如你所说, 不仅是个悲剧, 而且是希腊式的嘛.’

(‘你是我重要的人, 可我不知道你是谁’)

(“那么, 我们去找回你的记忆吧, 在星之祭典的夜晚!”)

“‘摘得小的星星, 你将获得小的幸福;摘得大的星星, 你将获得大的幸福.’”

‘什么?’

“是歌剧的台词啦.”

(在星之祭典的夜晚, 摘得小的星星, 就能获得小的幸福;摘得大的星星, 就能获得大的幸福. 这是星之祭典的古老神话)

(“看到那两颗星星了吗, 克莱尔?”)

(‘看见了, 弗洛拉.’)

(“我们去摘下那颗大的星星吧! 我们一起拿到大的幸福吧!”)

‘遥不可及的星星象征这幸福吗? 看来悲剧的种子在这里已经种下了.’

“是呢.”

(克莱尔和弗洛拉在高塔上攀登, 在盘旋的楼道上攀行)

(二人到达塔顶, 弗洛拉开心地对克莱尔说:)

(“看到了吗, 那两颗星星, 只要伸手就能触及!”)

(突然, 那颗大的星星闪现出耀眼的光芒, 旋即迅速坠落)

(高塔开始剧烈摇晃, 弗洛拉从窗口跌下, 和星星一同坠落. 高塔重重紧锁, 克莱尔被囚禁在塔中. 星星再次升起, 回到原先的地方, 可望而不可即)

“啊! 弗洛拉摔下来了!”

(弗洛拉重新站了起来, 再次向高塔攀登. 一样的场景再次显现, 二人始终无法相遇. 帷幕在弗洛拉一次次的攀登中落下)

‘这是坚强, 尽管明知无能为力却始终不肯放弃的故事. 和西西弗斯相同的故事.’

“克莱尔也是啊, 尽管失去了记忆, 还依然坚持和友人的约定啊.”

‘好啦, 时间看起来还早, 不如一起去喝点什么吧?’

“哼哼…那就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秘密基地啦!”


咖啡厅

(我们绕过一个转角, 转进一条不宽也不太窄的巷子里. 可以看到只有两三个人在走动, 都是学生装扮. 午后的阳光下显得十分安静.)

“登登登…登! 就是这里啦!”

(一块木质的牌匾显现在我眼前. 上边用黑笔写着手写体的店名, 下边则是其它颜色勾勒出的诸如”摩卡咖啡”, “卡布奇诺”, “锡兰奶茶”之类的字样. 这是看起来是家普通的奶茶店)

‘装修还算挺讲究嘛. 木质结构的天花板搭配彩漆壁饰, 加上和风式的小部件, 有一种混搭的美感.’

“哼哼…怎么样, 我可是不会轻易和人分享这家店呢.”

‘那真是感谢(平淡)’

“真是一点诚意也没有!”

(服务员走了过来, 端上了两杯饮料)

“唔…真好喝啊…”

‘淡淡的苦味和香气混在一起, 口感十分醇厚, 几乎感受不到酸味. 真是很纯正的蓝山咖啡啊. 说起来你那杯是??’

“卡布奇诺哦! 与其说是咖啡反而更像是奶茶呢. 浓重的奶香和咖啡味混在一起, 又有些像热可可.”

‘说起来, 再过三周就要期末考了呢.’

“啊…期末考什么的真是麻烦啊…虽然也不会感到为难但总觉得有些压力呢…”

‘不会感到为难吗? 也是, 看起来你就不像是会担心考试的类型…’

“嘛, 不过这之后就是寒假了. 那时候一定要玩个痛快!”


天台

(下午, 天台. 午后扬起的大风卷起了尘埃, 不知做何用处的亭子顶上开着大号的圆形天窗, 中间投下了明媚的阳光)

“天台风好大, 我好冷.”

‘这话说的仿佛你打算从这里跳下去一样…’

“我又没有赌球什么的…再说了, 这么高的围栏怎么可能翻得过去嘛!”

‘啊哈哈…所谓风从龙, 云从虎. 这大概是什么龙在散步吧.’

“我听说动物如果要飞起来的话, 翅膀起码得是躯干的30倍左右…所以说依照文艺作品里描述的那种身躯肥大的龙, 完全飞不起来才对.”

‘那是西方龙吧. 按照中国神话描述的那种四不像生物, 应该可以像水蛇那样的动作飞起来.’

“这样描述的话龙还真是没面子啊…但这就不算’风从龙’, 而是龙借着风飞起来的啊!”

‘借着风飞起来…’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 那是庄子说的鲲鹏了.’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要是这样说的话反而不是鲲鹏借风, 它的翅膀本来就可以飞起来吧.”

(忽然间, 又一股妖风袭来, 扬得尘埃漫天飞扬, 直朝我们脸上扑来)

“哇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模仿)’

“不要笑话我啊喂! 真的很冷啊现在.”

‘好啦好啦. 我们还是回去吧.’

“嗯.”


考场

(这是个风和日立的好天气. 可惜这并不能让人的心情好起来, 就如同它不能让成绩凭空多出30分一样. 我在前往学校的路上胡思乱想着)

(忽然, 一阵风划到我的脸上, 让人感到有些痒)

“嘿! 想什么呢”

(校服装束的Kamome突然出现的我的身边. 总怀疑她是不是会什么空间移动的魔法.)

‘当然是为了期末考感到悲伤且产生了求死不能的伤感…真羡慕你这样成绩优异的学子啊…’

“嘛哈哈…想开点嘛, 后天就要放寒假了啊!”

‘寒假…在过春节之前还有一小会儿的时间, 你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并没有.”

‘那…有没有很想玩的些什么?’

“想玩的…应该说每种活动都各有千秋吧…不对, 最想玩的还得是Vandark广场的夹娃娃机!”

‘夹娃娃机??’

“对! 要把娃娃夹起来可是很考验水平的! 不过再去剧院似乎也很不错, 而且爆米花很好吃…但是, 但是最好吃的应该是GoldGate的冰淇凌…”

‘我说, 你这分明什么都想玩吧…’

“所以才说各有千秋啦! 对了, 还有图书馆也很不错, 不过担心假期的图书馆会有很多小孩子很吵闹呢…”

(我又想起了第一次碰见她的情形. 现在想想难道那时候的一堆书她全都读完了??)

“喂! 喂! 又在想什么呢!”

‘嗯…啊?’

“不认真听人说话可是很失礼的! 我说你寒假要一起去图书馆吗?”

‘啊, 当然可以了.’

(校门口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快到上课的时间了)

“那么, 后天见咯!”

‘后天见.’

潘多拉是在湖畔发现埃柏的.

一丝不挂的少女天真无邪, 纯色的长角麋鹿亲吻着她的脸颊, 修长的树枝般的歧角上挂着一篮面包, 落叶铺成地毯托起她似羽毛般的躯体.

潘多拉走向她, 她便站起来. 潘多拉伸出手去, 她便递上自己的手. 潘多拉为她披上一件白纱, 她便倚向潘多拉.

“你是谁?”

‘埃柏’

“你从哪儿来?”

‘我不知道’

“你的父母在哪儿?”

‘在天上’

“那么, 我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埃柏挽起潘多拉的臂. 她们穿过湖泊, 鱼群在她们脚下漫游, 浪花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碧蓝的湖面和埃柏的瞳子相同, 丛生的杂草分开道路, 交错的芦苇唱起风的歌谣.

她们穿过森林, 高耸的古木合拢叶片, 为她们遮住灼人的光芒; 麋鹿停伫步伐, 目送她们前行; 白鸽降到她们身边, 黄雀鸣叫着为她们引路; 粗壮的根节交错盘旋, 铺平一条小径; 灰兔和松鼠亦步亦趋地追随她们. 素净的白纱轻轻垂落.

她们穿过田间, 长而沉重的稻穗向她们轻轻点头, 黝黑的钢铁怪物横卧田间, 粗大的管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她们走进城市, 灰白的长方体齐齐排列在道路两端, 一样的正方玻璃镶嵌在建筑的墙面上, 这是它们无色的眼球. 严密的齿轮裸露在道路侧向, 维持传送带的持续运转.

笔直的道路一端, 高耸的动力炉闪现幽幽蓝光. 潘多拉和埃柏走向另一端的教堂.

钢铁巨柱替代了大理石, 模仿古代建筑一样齐齐排列. 金刚石质的巨门为她们缓缓张开, 留下轻微的刮擦声. 硅胶绒毛铺成红色地毯, 延伸向上漫过级级台阶. 终端的厚重帷幕沉沉拉上, 不透露一丝气息.

“我忠诚的仁慈的父亲, 我带回来了那个女孩”潘多拉单膝跪下, 恭敬地向帷幕之后如此汇报.

没有回应.

埃柏仍攥着潘多拉的衣角, 和在湖畔的她一样天真无邪. 潘多拉继续说道:”我在湖畔发现的她, 她的父母在天上”

没有回应.

埃柏开口, 轻甜的声音悄然飘起, 回响在旷广的庭堂中央:’你是谁?’

帷幕后轻轻震动, 干涸的声音回应了她:

“我是人民的父亲, 神的儿子”

新年快乐。


最近介入了身边的一些纠纷,也面临自己工作上的一些麻烦。于是不禁开始思考这些棘手的问题。

年初有一段时间里,和一些朋友一度不合,大多数涉及到了工作上的冲突。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很快就会找到原因:从自己身上,从对方身上。渐渐就明白了,其实一场冲突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双方的错误共同导致的。

所谓朋友,并不只是聊天吃饭发自拍而已。朋友意味着能在需要时帮助对方,对对方缺点的包容,以及能在对方损害自己时表示让步。工作上的冲突追究原因的话,和双方的性格缺陷往往脱不了干系。为了同一个目的导致双方分歧可双方都彼此没有恶意,那么坚持己见并不算好的选择。坚持己见不能达到自己的所有目的,但是适当的让步可以。

那么这就可以化简为简单的选择题:自己目前所承受的损失和双方之间的关系以及其未来可能的好处,哪个更重要些?

双方关系重要于一定量的损失,这个答案就是朋友二字所代表的含义了。

那么,新的一年里希望有人愿意原谅我的错误,希望自己能够愿意原谅其他人。


说到朋友和工作的话,那也说说社团吧

我原先以为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就算得上社团了。可实际上确实是这样的吗。所谓的“少数派”就是这样的一个团体。但是和社团比起来,它似乎少了些什么。

社团是一个有独立主格的实体。这意味着它并不基于某些人际关系网。因此对社团的感情和对某些人的感情是独立的两样事物。

对社团的感情,这是一样玄妙的东西。可能是一种类宗教性质的情感,包括信仰与热爱两部分。对它不知名的着迷,深陷其中的信仰,以及为之工作的热情。这就是比简单的人际小群体多出来的东西。

而自从换届之后,突然间就意识到了一点:和普通社员比起来,社干多承担了一份责任。高一时的萌新只要玩的开心就行了,天大的事情有学长学姐顶着。突然间自己就变成了这个角色。为了社团和小高一的,自己不得不担起这份责任:而这份责任要求自己牺牲很多。担起责任的动力,就是上述的情感。

那么,新的一年,希望微笙有一天能成为有台有面的大社团,希望漫研重新振作起来。


再谈谈学习。

要说过去一年里的学习的话,不得不说是一塌糊涂。

上半年里想着要好好学习文化课,先把竞赛放一放。当时为了期中考甚至放弃了去济南公费旅游。这一放就是一整个学期过去了。结果是文化课和竞赛双爆炸。

接着从期末考后开始,就重新地投入了竞赛课程。我想我大概是热爱算法的。渐渐地产生了大的野心,希望能成为厉害的选手,希望能和名校的选手同台竞技。

但是NOIp2018成为了一场可怕的灾难。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会产生这样的局面。11月11日,耻辱退役。

我不知道这次失败会困扰我多久。或许再过一两个月就会忘记吧,又或许会长久地记住它。

但是更多的后悔实在无法改变什么。那么,此后的每一天,我都需要告诫自己,我已经是个文化课选手了。

另一方面,我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很有可能我需要裸高考了。

希望自己能找到面对文化课的热情。希望能像dalao一样积极面对文化课。


人实在是健忘的生物。

过去一年的事情,再早一些的事情,有些已经记不起来了,有些渐渐在记忆里模糊了,有些或许是自己不愿意记住。

有时候会感到很悲哀,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人那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会忘记呢怎么可以忘记呢。

不过所幸,连同这份悲哀也很容易被忘记,这倒好。


那么,新的一年,希望成为被人需要的人,成为更优秀的人。

我们设第 i 位大臣左手上的正整数为 ai,右手上的正整数为 bi,则第 i 位大臣获得的奖金数目为 ci可以表达为:

吝啬的皇后并不希望太多的奖金被发给大臣,所以她想请你来重新安排一下队伍的顺序,使得获得奖金最多的大臣,所获奖金数目尽可能的少。

注意:重新安排队伍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打乱顺序,我们允许不改变任何一位大臣的位置。

悠娴之邀写的一篇题解

显然我们发现,数列$c$是一个递增数列,”获得奖金最多的大臣”实际上就是最后一位大臣.

设$a_0=b_0=0$,则第$i(i\geq 1)$位大臣获得奖金$f_1$
$$
=max(c_{i-1},\sum_{j=1}^i a_j)+b_i
$$

$$
=max(max(c_{i-2},\sum_{j=1}^{i-1}a_j)+b_{i-1},\sum_{j=1}^{i}a_j)+b_i
$$

$\sum_{i=m}^{n}a_i$意为数列$a$中从第$m$项到第$n$项的累和

若我们交换第$i$和$i-1$两位大臣的位置,则当前后面这位大臣(即原先第$i-1$位)所获奖金$f_2$
$$
=max(max(c_{i-2},\sum_{j=1}^{i-2}a_j+a_i)+b_i,\sum_{j=1}^i a_j)+b_{i-1}
$$
假定交换两人之前的排列方式是更优的,也就是说
$$
f_1<f_2
$$
展开得
$$
max(max(c_{i-2},\sum_{j=1}^{i-1}a_j)+b_{i-1},\sum_{j=1}^{i}a_j)+b_i<max(max(c_{i-2},\sum_{j=1}^{i-2}a_j+a_i)+b_i,\sum_{j=1}^i a_j)+b_{i-1}
$$
再展开得
$$
max(c_{i-2}+b_{i-1}+b_{i},\sum_{j=1}^{i-1}a_j+b_{i-1}+b_i,\sum_{j=1}^ia_j+b_i)<max(c_{i-2}+b_i+b_{i-1},\sum_{j=1}^{i-2}a_j+a_i+b_i+b_{i-1},\sum_{j=1}^{i}a_j+b_{i-1})
$$

容易证明,$max(a,b)<max(a,c)$等价于$b<c$

原不等式两边同时消去$c_{i-2}+b_{i-1}+b_{i}$
$$
max(\sum_{j=1}^{i-1}a_j+b_{i-1}+b_i,\sum_{j=1}^ia_j+b_i)<max(\sum_{j=1}^{i-2}a_j+a_i+b_i+b_{i-1},\sum_{j=1}^{i}a_j+b_{i-1})
$$
两边同时减去$\sum_{j=1}^ia_j$
$$
max(-a_i+b_{i-1}+b_i,b_i)<max(-a_{i-1}+b_i+b_{i-1},b_{i-1})
$$
两边同时减去$(b_i+b_{i-1})$
$$
max(-a_i,-b_{i-1})<max(-a_{i-1},-b_i)
$$
去负号
$$
min(a_i,b_{i-1})>min(a_{i-1},b_i)
$$
至此,我们得到了一个形式较为简单的,只与相邻两项有关的不等式.根据这个不等式进行排序即可.

完整代码如下:

#include <iostream>
#include <cstdio>
#include <cstdlib>
#include <cstring>
#include <cmath>
#include <string>
#include <algorithm>
#define LL long long
using namespace std;
LL n;
struct pwp{
        LL a,b;
        bool operator < (const pwp &qwq)const{
                return min(qwq.a,b) > min(a,qwq.b);
        }
}arr[40000];
//Both overloading operator function and defining a compare function are correct
bool cmp(const pwp &al,const pwp &be){
    //"al" is short for "alpha","be" is short for "beta"
    return min(be.a,al.b) > min(al.a,be.b);
}
int main (){
        LL T;
        cin >> T;
        arr[0] = (pwp){0,0};
        while(T --){
                LL ans = 0,sum_ = 0;
                cin >> n;
                for (LL i = 1;i <= n;++ i)
                        scanf("%lld%lld",&arr[i].a,&arr[i].b);
                sort(arr + 1,arr + 1 + n);
                for (LL i = 1;i <= n;++ i){
                        sum_ += arr[i].a;
                        ans = max(ans,sum_) + arr[i].b; 
                }
                printf("%lld\n",ans);
        }
        return 0;
}

考虑另一点:原式为什么不是$f_1\leq f_2$?

  1. 比较函数cmp<定义的是严格小于,不能用小于等于去定义它们
  2. $max(a,b)\leq max(a,c)$不等价于$b\leq c$

求解这类”求某方案,使某值最大/小”的贪心问题可以考虑假定一个最佳方案,然后对该方案进行略微改动,列不等式,观察不等式得到贪心策略.

这种方法称为”微调法”(似乎?),在很多贪心问题上都很实用.

文结.